市選後的一些感想 作者:刘智达

市選過後,有幾天心情十分沉重。倒不是因為選舉結果,而是因為有家人暫時離開。

選前我告訴自己,在極度缺乏選舉資源之下,得票率高過上次,便是成功。

首先,讓我們來先看看BFC候選團的戰績。

戰績一:我們候選人的平均得票率(去除最高及最低得票率之後的平均值)大約為對手的60%。在對手擁有17倍競選經費及人力資源(50萬vs三萬元)。在對手有幾百(其中很多有工資)工作人員比較我們幾十名義工(全部出錢出力),這樣的成績,在我看來,是大衛打敗哥利亞巨人故事前傳。試想想,如果我們和對手的競選資源互調,競選結果會是一樣嗎?

戰績二:現任市政府有數千市政員工在為他們工作,市府經理人工比省長還要高,市長市議員學委全部領工資,年度稅收超過400億。以這樣的資源向市民提供了所謂「政績」。BFC候選團隊只得數十人工作,一年多以來,沒有工資,沒有高薪全職員工,沒有財政資源,經過無數冗長會議,長時間海量資料數據發掘分析,向選民提供了:

· 在十年內不增税完成興建新的本拿比醫院(市府提供一億啟動資金,省政府提供縂預算資金25億)。
· 比對過往二十年RCMP數據,大溫地區罪案數字及其他城市情況,發現本市警力只有溫哥華的六成,嚴重欠缺有效打擊犯罪能力。
· 未來二十年本市人口增加數十萬,卻完全沒有有效改善疏導交通的計劃,竟然把市民的交通需要全都押在經常被人詬病的運聯天車線上。
· 比對多年複雜的政府財務賬目,市政府過往十五年,年年有餘,每年多徵多達一億稅款,還好意思要向市民年復一年地增加地税。
· 市政府已經從發展商收到了數以億計的資源,卻只完成興建了19間可負擔房屋。我們與可負擔房屋倡議組織及不同的為露宿者者爭取權益人士開會,制定出合理的居者有其屋計劃。

可是儘管BFC發了18個以上的新聞稿和記者招待會,以上的所說的,所做的,英文媒體都不重視,甚至很多時完全沒有報道。而有大字標題,廣泛報導的,就是一齣貶低華人智慧,矮化了華裔在主流人仕眼中的高度,完全沒有提供真憑實據的抹黑BFC鬧劇。至於同性戀議題,我們的政綱上絕對沒有刻意強調,反倒是對手樂此不疲,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炒作,最後加上了一份區報的完美合演,變成了對BFC的負面抹黑攻擊。

然後最終給人的印象是,你們甚麼也沒有做,只在競選的時候出來做做勢有什麼用?

至於我們的義工團隊,在競選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人吃過免費早餐,或者免費晚宴。反之每一個人,在仍然要照顧家庭,仍然要賺錢養妻活兒的生活壓力之下,出錢出力。很多時由早上八時,到午夜,甚至凌晨,都在做義務工作。天寒地凍,冒着風雨,在天車站派單張。帶著孩子走二十幾層樓與候選人一齊敲門拜票。廢寢忘餐地從海量的枯燥數字之中綜合分析,使候選團隊可以更有效地發揮。在社交平台上抗辯。在朋友之間宣傳。安排在支持者家園前面插牌子。他們對事實真相的堅持,無私的奉獻,堅毅的努力,為的不是一個候選人,為的不是一個政黨,在他們的心裏面,為的是他們孩子的將來,為的是這個城市的將來。BFC的義工,你們每一位都是本拿比市民的驕傲,都是你們孩子的驕傲,都是你們朋友的驕傲!我們每一位BFC候選人都深深感謝你們。

BFC的將來,就是繼續下去。主流傳媒可以繼續不合作,執政者可以繼續矮化我們,堅決不同意我們的人可以繼續輕視我們,極端的親工會好戰人士可以繼續抹黑攻擊,但是我們還是要繼續下去。

至於曾經投票給我的您,在我的心裏面,你的名字是叫做「萬分之一」,然而這個名字卻給予我遠遠超過萬分感動和鼓舞。三年前市選我的得票率是六千,今年達到了一萬票。老實說,每一票真的得來不易,這次市選我們不單付出了很多心力,還有很多體力。身心雖然疲累,卻是值得的。你的一票,不單單只是一票,而是一支強心針,一個暖心的鼓勵,一個相同心志意向的肯定,一份改變城市的動力,一個使我向前多走一步的理由。

我想在這裏多謝與我們意見不同的人,你擴闊了我們的思路,對我們自己所堅持的有更深的反省,磨練了我們的人際交通技巧。多謝你們。

最後,我要感謝天父,祂給予我這個驕傲的人很多機會,學習在別人面前更加謙卑。

Thank-You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转] BC省父母心声: 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亲爱的家长朋友,弟兄姊妹们,

2014年本拿比市选已揭晓,虽然BC省父母心声所支持的BFC没有候选人入围,但是我们所支持的学务委员最高得票离入围仅差2934票,相比上界选举票数翻了一倍多, 华人投票率增加7%. 在资金,人手严重短缺的情况下,能有如此成绩,跟家长朋友们,弟兄姊妹及学生义工在这几个月中所给予的支持与鼓励分不开。无论是公寓敲门拜票,在天车站,社区中心派发单张,文宣,打电话,捐款,插牌,接送,监票,备餐,代祷,鼓励亲人朋友投票,甚至是转发邮件,微信短信等等,每个人都积极投入,特别是国语群的家长朋友们,显示出来的助选热情让人感动,大受鼓舞,不少人都是第一次投票,第一次拜票,第一次打电话。。。。。。亲爱的朋友们,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结果不重要,重在过程,重在参予,重在把对孩子的关怀转化为实际的行动,重在不再抱怨,而是出来用选票发出自己的声音!民主意识被唤醒,重在越来越多的华人开始无私奉献我们所生活的社会。。。。。。这一切让人安慰,欣喜,感恩!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BC省父母心声将一如继往守望学校局,学校动态,为保护我们的孩子,使孩子接受好的教育,尽我们当尽的责任。盼望家长朋友,弟兄姊妹亦一如继往地关注,支持BC省父母心声。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继续努力吧!

Thank-You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11月15号决胜时刻,BCA vs BFC 您选谁?作者:冰箭

您的一票,决定今后四年,本拿是比固步自封,继续一党独大,只惠及工会和地产发展商?还是全新改变,民主多元,惠及民众?我们可以静下心来,用国家赋予我们的权利,来决定将由一个怎样的政府来管理我们的城市,四年才这么一次,请多珍惜。谢谢了!

BCA (Burnaby Citizen Association)

  1. 会员必须是BC NDP党员,NDP党支持同性恋,大麻合法化。只关注工会及地产开发商的利益。
  2. 藏富于政府:报大预算,年年加税,仅以去年为例,多收纳税人1亿税金,仍要加税。
  3. 本拿比公立中学在大温十个学区中,排行倒数第二,学务委员却把推广5.45政策(将同性恋教育引入学校的政策)作为三年可夸政绩。不正视教育落后的事实,反推脱Fraser Institue统计不公正。
  4. 本拿比医院大楼有60年历史,设施陈旧,急诊排长龙,政府无改善计划。
  5. 预备耗资4-6亿建第二座焚化炉,无视环保,民意,加重纳税人负担。
  6. 政府官员窃取给社区作出贡献的义工的福利,免费打高尔夫,毫无歉意,还美其名曰为本拿比好。
  7. 本拿比人口增长15%,七年未增加警力,本拿比治安成为问题。
  8. 本拿比商家承担52%的税收,对商家不友善,导致生意难做,年轻人就业率低。
  9. 竞选当中,制造谣言抹黑华裔,损害华裔社区形象

BFC (Burnaby First Coalition)

  1. 欢迎不同政见,尊重多元化,尊重传统价值观,关注普通百姓及商家的利益。
  2. 藏富于民:三年不加地税,因为过去15年多收了税,不必也不应再加税。
  3. 不回避教育落后的问题,重归注重学术教育的正途,把学生未来放在优先地位,为将来融入社会打下结实教育基础。尊重所有学生,不主张在学校大力推广同性恋教育,尊重家长在教育上的主导权,鼓励学生参加省考,教师问责制,奖励有责任心的老师。
  4. 关注民生,预备建新医院。
  5. 重视环保与生态,反对建第二座焚化炉,研究开发更先进的回收技术。
  6. 善用税款,精打细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7. 增加警力,维护治安。
  8. 善待商家,提供商机,提高就业率。
  9. 当华裔群体被媒体攻击歧视时,大胆指责其不义之举。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 BC父母心声(BC Parents’ Voice)再次声明

2014/11/13

针对本拿比BCA党派学务委员候选人Katrina Chen 最近利用本拿比教师协会(BTA)发布信息(Message),继续对 BC Parents’ Voice (BC省父母心声BCPV) 进行抹黑一事,声明如下:

1. BCPV一直提倡家长在教育上的主导权, 向家长提供学校的一切动态, 力求所有孩子在学校受到尊重, 关注学术教育品质, 为孩子将来融入社会和为社会做出贡献打下结实基础。BCPV没有任何政治利益, 我们支持所有跟我们的理念相近的政党。因此BTA信息中说“BCPV为了政治利益使用这样的谎言”完全是不实之词。

2. BTA的中文信息并没有英文版, 只引用了Katrina Chen的說法,我们需要弄清楚BTA与Katrina Chen的关系,以及BTA是否完全明白BCPV的立场和全部事实真相?该信息中的那个“夸张的谎言”究竟是指什么?如果是指”如果BCA上台,会给学生打同性恋血清,让他们变同性恋“这个谎言,BCPV已做了声明。散布这种三岁孩子都不会相信的苦肉计式的的谎言,才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惜丑化华人社区的形象,对华人家长的抹黑造谣。我们将BCPV对Newsleader的回应声明原文附于后。我们完全同意“教师们不支持对任何社区成员传播谣言的候选人”。

3. BCPV欢迎BTA在声明中提到“学校不鼓励学生尝试性行为,也没有计划使用荷尔蒙抑制剂阻止孩子的第二性征”的主张。但请注意:这一主张与BTA的上级总会BCTF(BC省教联)的官网上相关内容有冲突,因为官网上的那个“性别频谱 – 教育工作者需知手册”第十页提醒教育工作者,“事实:如果学生目前还没有考虑好是否变性,可以先使用荷尔蒙抑制剂(hormone blockers),这是安全的,可以阻断学生的第二性征发育,以后变性时可以避免手术痛苦,并节省昂贵的手术费” 。在温哥华跨性讨论的听证会上,还有组织为荷尔蒙抑制剂背书,说这是安全的。但BCPV担心其安全性,因此恳请BTA信守诺言,与BCTF沟通,把第十页关于“荷尔蒙抑制剂”这一条从手册中取消,并阻止任何教育者向还没有考虑好是否变性的学生推荐使用荷尔蒙抑制剂。

附件1, BCPV对“同性恋血清”谣言事件的声明

如有问题,请联络:bcparentsvoice@gmail.com

BC Parents’ Voice
Authorized by BC Parents’ Voice, registered sponsor under LECFA, bcparentsvoice@gmail.co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本拿比市议员候选人Charter Lau:打造本拿比良性生态

导语:以往风波不起水皮不响的本拿比,这次市选却闻到了一股“火药味”。按照常规,选战中重点遭遇问责的一般应该是执政党,因為有施政的实际情况供市民臧否。然而在本拿比令人吊诡的是,展开的却是对反对派的围剿,是否有将对手狙击在摇篮之中的考虑,还是由於这次本拿比的反对派集结成军,不再像从前那样单打独斗被各个击破,以至於使执政党终於感到了真正的威胁,就不得而知了。本报也就一些相关的疑问,走访了本拿比优先联盟(Burnaby First Coalition,BFC)及其该党市议员候选人刘智逹(Charter Lau),毫不隐晦地就敏感问题予以质询。刘先生并不以為忤,亦未有任何回避地一一作了如下解答。

by 环球华报记者:蔡元恺

刘智达:打造本拿比良性生态

集团军开打阵地战

《环球华报》:获知这次刘先生竞选本拿比市议员,以前有过参选经歷吗?
刘智逹:有过,这是第二次参选了。上次是在2011年,我参选本拿比学务委员。

《环球华报》:眾所周知,2011年本拿比市选反对派全军覆没。本拿比市民协会(Burnaby Citizens Association,BCA)将市议会和学校局的所有席位尽入囊中,这种局面是从什麼时候开始的?
刘智逹:应该只有两届,在此之前BCA是议会多数。

《环球华报》:恕我直言,坊间有种舆论认為,本拿比的反对派不成气候,你对此有何看法?
刘智逹:在我们谈到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在不同场合说明了这个问题。这要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在以往的本拿比市选中,所谓反对派通常都是作為独立候选人参选,即便联手,也不具备政党形式,由於势单力薄,就形不成气势,这是客观使然。第二,BCA 与新民主党(NDP)和工会形成强有力的联合,有利益输送关係,竞选资源上就获得比较充分的保障。

《环球华报》:这次本拿比市选会有什麼不同?
刘智逹:其实在2011年市选刚刚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意识到了上面谈到的问题,意识到了在本拿比这样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必须形成一股合力,不能再散兵游勇了。於是在经过比较长时期的酝酿,今年3月註册了BFC,7月正式组党。

《环球华报》:这次组党与先前的一般联手有何不同?
刘智逹:首先,BFC的目标与理念非常明确,将市民福祉与发展经济最大限度地统一起来,这方面稍后我会详谈。其次,BFC阵容整齐,极具代表性,各个族裔人士都有。再次,我们照顾到男女比例,新老搭配,扶植年轻梯队,最年轻的30出头。最年长的是退休警务人员,都有孙子了。

市民需要何种市政经验?

《环球华报》:时下有某种舆论认為,本拿比的反对派缺乏从政经验。
刘智逹:如果从本拿比优先联盟的成员组合来看,特别注意到延揽各类人才。像今次竞选本拿比市长的候选人,当过教授,也是成功的商人,对经济十分熟稔,善於精打细算。有市议员候选人就曾经在市政府就职,还有副校长,具有行政管理经验。还有在其他行业就职的诸多人士,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会把自己的才识用於市政。

《环球华报》:可是,你们要知道,BCA已经在本拿比执政40年之久,柯瑞根(Derek Corrigan)从政27年,当本拿比市长也有12年了。
刘智逹:如果说我们没有经验,他们却有大手花钱和不断增税的经验。Patterson 天车站附近修建一个红绿灯,就花了20万,请工会的人来做。柯瑞根先生也确实富有经验,3年前我竞选学委时,他在电视臺以市长之威,攻击过我两次,虽然都不属实,但很有杀伤力。一次说我攻击回教徒,而我们的团队里面就有穆斯林。另外一次讲我接触儿童色情视频,而实情是那时有个社会关怀团契组织,我是一个普通成员。该组织為了反对儿童色情,準备了一盘录影资料,里面删掉了任何不雅画面。这是一个组织行為,非个人所為,即便有问题,指责我个人也是没有道理的。三年来没用任何人来过问此事,我的所有记录非常清白。如果有证据有问题,肯定会有人追踪此事。从这方面反而能够看出,一个大市长如何对待一个小人物,如何对待他的一个普通市民,為了那点权利就不择手段。

《环球华报》:不管怎麼说,加拿大是一个民主社会,选民都是自愿投票,坦率讲BCA也是靠投票选上去的。市民可能觉得把市政大权交给他们,心里踏实放心。
刘智逹:对於一部分人来讲,这可能是事实。但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上次本拿比的投票率只是23%,这并不能代表多数市民的看法,所以需要动员市民為了自身利益参政议政,提高投票率。市选往往不像省选或联邦大选那样受重视,可是市民一旦清楚民政问题的严重性,会出来投票的。今年就会有明显的不同,在我们走访市民的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市民认為到该改变的时候了,绝不能再这样模糊下去了。

税务与输油管工程

《环球华报》:这次市选,本拿比优先联盟的主要政纲是什麼?
刘智逹:主打经济和交通。我们现在看到有不少高楼建起,但没有新的道路,每天都塞车。有经验的市政府不会这样做,大楼起来之前,就要先扩建道路,完善配套设施。同时我们还提出不增税。

《环球华报》:我们也听到过本拿比市民协会说过,不增税是不现实的。
刘智逹:他们当然要这麼讲,本拿比的税高是出了名的,市民投他们的票,就等於投票支持给自己加税。这就好比进店铺买12元东西,给15元不找零,本拿比现市府就这麼干。2013年多收了一个亿,2012年也差不多一个亿。如果前年已多收了,為何再多收?多收还加税。我们不增税的根据就是,因為以前多收了,所以能够还税於民。现在本市基金10个亿现金,有基金是好事,但10个亿还要增税,就要议一议了。另外本拿比现政府的人工最高,本拿比校督3年前年薪就16万多,而现任城市经理年薪23万,省长还不到20万呀。如果BFC执政,在头180天里,进行市政服务核心检讨Core Reivew),务求每一元税款都要用得其所,市民满意。

《环球华报》:BCA和柯瑞根市长都反对输油管计画,称為了市民安全,不惜打官司。BFC对此持何主张?
刘智逹:我们对输油管既不盲目反对,也不盲目赞成。这是一个综合问题,不能孤立地来看,包括环保评估,市民接受程度,还有财务收入。如果这些都好,我们当然接受。而现市政府一切都反对,这个问题其实属於联邦层面,不是市政府要做的,却已花了100万元打官司。其实本拿比80年代已有输油管,这些年没有问题,他们交的抵税每年600万,这也是一笔收入。如果不要输油管,就会有很多输油车在路上跑。据我们瞭解,市民对输油管的反应并不强烈,关键是地税,每年都增。

《环球华报》:在社会议题方面,BFC有何主张?
刘智逹:最近就可负担房屋问题集会,有人说现在市政府属於NDP系统,本应该為穷人谋福利,况且人口已增15%,可是去年可负担房屋反而下降。这是计画不周,跟市政府交涉多次,但不合作。以前每个住宅都免费设垃圾箱,大小随意。现在收垃圾,以要现代化為理由,大小收费不等。有老人慈善机构活动80年来都免费,从今年收费1万5千块。各项服务下降,各项收费上涨。上周在电臺辩论,我们援引过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本拿比每10万个市民,有117个警员,而温哥华是202个警员。过往这些年,本拿比警员增加是零。最近Global TV报导,本拿比10年来人口增长15%,支出增加35%,治安任务加重,警务力量却变得虚弱,这种经验从何而来?我们就是要扭转这种现象,提供给市民一个安寧的环境。还有焚化炉,本拿比已有一个,现在市长说再建一个。这个检查废气已不合格,空气污染很大。造价也大,需4-6个亿,都要由纳税人来付。

一直為本市奔走呐喊

《环球华报》:如果不介意的话,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有人认為本拿比反对派一到选举才出来,平常就销声匿跡了,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也看不到他们的踪影。
刘智逹:本来这是不值一驳的,因為有人看不到一些事情,并不能就证明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只能说明这个人没有观察到而已。就此我想用一些事实说话,也由此证明说这话的人无知。每个人有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但是说到别人一定要符合事实,不能信口开河。过去10多年来,我每週都在AM1470、AM1320打电话论证,还被邀请当嘉宾主持,表达自己的观点。我还在Global TV 上谈看法,我发声多得是。如果说那些话的人听不到,只能说明他们没有留意,并不是我没说。

《环球华报》:刘先生是何时移民的?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
刘智逹:我本人出生在香港,曾就读於香港理工大学设计专业。毕业后在香港广告公司工作,后来从事过印刷业务。1991年移民加国,先期给别人打工,后来又重操旧业,开过印刷公司,现在从事有关图像工作。

《环球华报》:居住在本拿比多长时间了?
刘智逹: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曾在温哥华逗留半年,以后23年,就一直住在本拿比了,再没有离开过。

《环球华报》:最后问一个小问题,有关本拿比市府官员免费打高尔夫到底是怎麼回事?
刘智逹:20年前City Hall拨出5万元,给那些不拿工资但有贡献的人,发放一个通行证用来游泳什麼的。这本来是件好事,没问题,一点心意OK。但是在几年前变味了,先给市长pass,随后每个人都这样做了。光打高尔夫就花了4万多,而5万元总数不变,这就等於佔用了本该享受者的机会,剥夺了那些人的福利。这就是经验,很难令人信服。BCA说為了办公招待客人,但是却拿不出证据。BFC市长候选人韩达仁(Daren Hancott)说他做生意有时也请客人打高尔夫,但不需要纳税人付钱,把别人的福利放在自己口袋里。

time-for-chang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洋人也玩“大忽悠” 作者:黄河边

洋人也玩“大忽悠”

黄河边

本拿比社区报(Burnaby News Leader)有个记者叫Wanda,最近写了一篇耸人听闻的稿件,说本那比最近有人散播谣言,指区内学生会被学校注射“同性恋血清”,令他们变成同性恋。而散布消息的是自称本那比优先联盟(Burnaby First Coalition)的支持者。事情经过一番炒作,真有点华人要搞 “柔性种族主义”的味道了。好家伙,一件子虚乌有的传闻竟然也可以演变成一个吓死人的“大罪状”,看来,“大忽悠”不仅仅是本山传媒的独创,其香火正在本那比燎原。

其实这篇洋文社区报的报道有很多必要的新闻要素都不全,报道提供的完整故事是:竞逐连任的本那比市民协会(BCA)学务委员潘德赫(Harman Pandher),最近落区探访选民。他说有亚裔家庭问他,本那比学校的学生,是否注射一种血清,令他们变成同性恋。潘德赫表示,听到这问题时他大吃一惊,也无言以对。“我对于散播此谣言的人非常愤怒,也对有人竟会相信感到悲哀。”潘德赫还说,听说散播谣言的人,自称是本那比优先联盟的支持者。另外一位BCA的学务委员卡琳娜陈(Katrina Chen)据说也信誓旦旦做了旁证。

什么叫“听说”,什么叫“自称”,这则事关“柔情种族主义”的大新闻,都是来自一位有胜选压力的候选人之口,稍有点新闻从业常识的媒体人都不会把它当真。因为此事件纯属无厘头,比前几天爆出的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前工程师博伊德·布须曼(Boyd Bushman)在临终前曝光的一组外星人照片更加可乐。因为,不管这则外星人新闻是多么无稽之谈,但至少它是有具体的人员亲口证实(虽然当事人已经死了,不死就没有这则消息了),而且还有图片为证。

可是,本那比社区报的消息,完全来自一个参选人的一家之言,连新闻的平衡都不管不顾。这种做法,其实是助长了恶质的选举风气。同时,由于事态发展,明显对遭到抹黑困扰的本那比优先联盟不利,实际上本那比社区报有利用大众媒介拉偏架之嫌。当然,媒体有立场也无所谓,但最根本的不能罔顾事实,搞小儿科的罗生门,这样做很不地道。

那么,“同性恋血清”到底是咋回事呢?今年6月14日温哥华NDP背景的伟景团队(Vision Vancouver)学务委员在该市教育局强推“ACB & ACB R1 跨性政策”,其中确实提及“荷尔蒙抑制剂”的内容,据说这是以BC教联认定的、由“自豪教育网”出版的“性别频谱–教育工作者需知手册”为基础制定的。今年4月,该政策草案被提交到温哥华教育局时,提到“如果学生目前还没有考虑好是否变性,可以先使用荷尔蒙阻断剂这是安全的,可以阻断学生的第二性征发育,以后变性时可以避免手术痛苦,并节省昂贵的手术费”。有关这个议题,华人侨社有议论实在天经地义,但把温哥华的这个事情硬是要扯到本那比来并用于选战打击对手,似乎实在没底线。而且为了逃避举证责任,来了个“听说”之类的赵本山式的大忽悠。

记得上次本那比选举的时候,有个刘姓的“家长之声”候选人,就被对手阵营的本那比市民协会的科瑞根高调举报,说制作“从事儿童色情网站”,一时舆论大哗,后来等查清纯属乌龙,负面效应发酵完毕,选举早就结束了。

如今历史似乎惊人地重复,加上还有洋人媒体“大忽悠”助阵。但在我看来,即便遭抹黑的一方输掉了选举,也不意味着获胜的一方就是真正的赢家。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 本拿比优先联盟(BFC)对选举中被抹黑的正式回应

针对本拿比社区报(Burnaby News Leader)报道对华人社区所造成的“柔性种族主义”,本拿比优先联盟(BFC)力挺华人社区

BC省本拿比市 – 2014年11月3日

由于不负责任的媒体报道 (媒体本来应该知道这谣言不可能是真的),网上出现无数针对这个新闻的评论,“柔性种族主义”的火焰正在被煽动起来。以多元、平等理念为荣的BFC强烈谴责这种“撒完就跑”的抹黑伎俩,因为它无助于市民就重大市政问题进行认真对话,这种强化政客负面形象(所有的政客都是狡猾、邪恶的骗子)的做法也令市民对民主政治望而生畏,打击他们参与选举的积极性。这个谣言正在伤害本拿比整个社区,针对一个少数族裔的种族主义正在被煽动起来。

事件的真相如下:

• 记者Wanda 严重地歪曲报道一本真实存在的出版物:温哥华教育局引用的“性别频谱 – 教育工作者需知手册”。虽然BFC不是擅长挖料的专业记者,但我们也挺容易就找到这个来源

• 她描绘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幽灵般的人物,并把它和BFC挂上了钩。没提供一个真实的人名,这种做法轻松地回避了两个关键的问题:逃避举证责任,和担心被控诽谤

• 她制造了一个轰动性的新闻标题。这甚至是只有市井小报为了吸引眼球才会采用的做法

• 就这一谣言来讲,显然她没有任何可靠的新闻来源,因此采用了夸张式的吸引眼球方式,就好像这样提问“关于这个传闻,有没有什么真相可告知?”对于政治类的报道而言,这样的问题就相当于问“你是不是还在打老婆?”

• 这个报道产生的后果,就是最严重的“软性种族主义”,网络上处处留下类似“华人智商平庸,文化上就像一袋傻乎乎的锤子”这样的种族主义的话语

BFC的回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尽管这个荒唐的谣言本身不值一驳。我们并不担心BFC的名声 – 我们已经走访了上千家本拿比居民,我们明白他们对BCA执政的市政府并不满意, BFC也清楚自己的责任所在 – 我们更关注的是本拿比华人社区的名声。很显然,在权力角逐中把一个少数族裔当做牺牲品是最粗制滥造的政治机会主义。种下社区分裂的种子,对本拿比社区将造成额外的伤害,这一后遗症将在市选后仍然存在。他们的所作所为,显然是对这样的后遗症置若盲闻。

BFC呼吁BCA和本拿比社区报谴责这样的报道方式,并向全体本拿比市民、尤其是华人社区道歉,因为这样捕风作影地报道一个明显失实的谣言煽动起了种族主义。

电邮:info@burnabyfirst.ca
(604) 670-5633

FOR IMMEDIATE RELEASE:

Burnaby First Response to Smear Campaign
BFC defends Chinese community from ‘soft racism’ as a result of News Leader story

Burnaby, B.C. – November 3, 2014

Due to irresponsible reporting, which they must know to be untrue, the Internet is once again fanning the flames of racism in the comments section of every website which has carried this story. The BFC, which is proud of its diversity and believes in the equality of all people, strongly condemns these drive-by smear tactics because they don’t advance dialogue on important municipal issues; they discourage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the democratic process by reinforcing the negative stereotype of false equivalence (all politicians are slimy/evil/lying); and they’re hurting Burnaby in general by fomenting racism against a visible minority group.

The facts about this issue are as follows:

• Wanda is misrepresenting a genuine publication put out by the Vancouver School Board called “The Gender Spectrum: What Educators Need to Know.” We’re not investigative reporters, but we discovered that relatively easily.
• She raised the spectre of someone associated with the BFC of being involved. This conveniently skirts the twin issues of burden of proof and fear of libel, by not having to produce a source (name).
• She came up with a sensational headline which heretofore only a National Enquirer or The Onion-type tabloid would print, in order to generate interest.
• She/they obviously have no source and therefore resort to yellow journalistic questions such as “any truth to the rumour that…” Essentially the political hack-job equivalent of “have you stopped beating your wife yet?”
• This has resulted in the worst kind of soft racism, with online comments left such as “Chinese people, intellectually small, culturally as dumb as a bag of hammers.”

This statement is a measured response to such an outlandish story that it truly shouldn’t be dignified with rebuttal. But it’s not the BFC’s reputation we’re concerned with – we know from knocking on thousands of doors that Burnaby residents are sick of this present government and know what the BFC stands for – it’s the reputat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Burnaby that we’re concerned about. Using a visible minority group as a pawn in wedge politics is the manifestation of the worst kind of crass political opportunism. It demonstrates a complete disregard for collateral damage to Burnaby following this election campaign by sowing seeds of discord amongst the citizenry.

We, the Burnaby First Coalition, call on the BCA and Burnaby News Leader to condemn this style of reporting and to apologize to the citizens of Burnaby, especially the Chinese community, for fomenting racism by publishing an obviously false story with no actual source.

-30-

Contact: info@burnabyfirst.ca
(604) 670-5633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