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4

回应王白进先生 作者:锡安

今早起来,有不少朋友转来王白进先生两个版本的回应,那么我也简单回应一下. 因为事隔三年,记忆难免有误差,如有偏差,欢迎王白进先生指正。 首先,我不明白为什么王白进先生把家长们反对在学校由K到12年级普及同性恋相关知识,看作是对加拿大公立教育体制的攻击?您一直说您关心家长的诉求,这其实是很多家长特别是华人家长的最大诉求,但是您却把这样的诉求视为“在选举阶段,某些人刻意底毁公立教育制度” 您不觉得您的说法,正在恶意诋毁家长们的担忧吗? 第二,545政策,王白进先生反复说那只不过是反欺凌政策。昨天我列举了545政策核心内容:强制教师在中小学校必须对同性恋、双性恋等等的优越性正面宣传,而且所有从K-12年级的学童都必须接受一系列这样的教育,不接受就被帖上仇视同性恋的标签。学校图书馆要有介绍同性恋的书, 在学校专设同性恋联络人,在学校设立同性恋俱乐部等. 王白进先生在看了我的回复后,依然坚持:545只是一个反欺凌政策。我不得不怀疑您到底有没有试图聆听家长的心声?假设您听了,仍然睁眼坚持说那一系列的宣传同性恋的做法只不过为了反欺凌,我不知道要怎样才算不是在学校宣传同性恋? 同性恋者自己就为什么要引入反欺凌政策做了很明确的说明:”Why would we push anti-bullying program or social studies classes that teach kids about the historical contributions of famous queers unless we wanted to deliberately educate children to accept queer sexuality as normal?”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变性孩童:我们是否走得太远?

原文出处:Transgender kids: Have we gone too far? 如果你的儿子告诉你他其实是女孩,你会如何反应? 二十年前,你可能会暗自祈求希望事情悄然过去。现在你可能会给他买一个新的衣柜,找一些抑制荷尔蒙的药,并帮助他象女孩一样生活。也许他哪一天成为名人。最近在Maclean’s杂志封面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刊登了一位11岁孩子的照片,他有一头长发和一又大眼睛,他的名字叫Oliver. 突然这些变性孩子出现在各个场合-新闻,医生Phil的秀甚至是你的邻居。学校局颁布了具体的关于变性人的政策。治疗变性孩子的诊所也如雨后春笋。这群难以察觉的一群人,也许一万名孩子当中有一位或更少,突然间仿佛变得非常普遍。从美国三潘市六年级到八年级的抽样调查中显示,当要他们在男,女,变性中选择时,有百分之一点三选了变性。 到底怎么回事?抱着这个疑问,我跟Ken Zucker医生进行了长谈。Ken Zucker医生是儿童及青春期性别认定问题的世界顶尖级专家。作为多伦多上瘾与精神健康中心性别认定服务的负责人,Ken Zucker医生接触了数百位象Olie这样的孩子。 “第一个原因是互联网” 他说 “如果你为不知是男还是女感到挣扎,互联网上有很多关于性别焦虑症的信息。” “当我们问“你什么时候听到性别焦虑”这个词的时候,他们会说‘我和我妈妈一起观看Oprah主持的节目”。Ken Zucker医生团队中的Dr. Hayley Wood医生补充到。 性别焦虑症(以前称为性别认定障碍)是指对自己天生的性别感到不舒服。这跟出生时生殖器不明确或同性恋不同。通俗的说法是“生在一个错误的身体里”,尽管这种说法带来更多损害。对于一些不满意自己天生性别的成年人来说(当然不是所有的有类似问题的人),赋予新的性别治疗是一种合适的治疗,他们当中有些人从此明显过上比以前快乐的生活。 但是对于孩子,特别是年纪较小的孩子,这个问题则变得更难确定。性别困惑通常是短时间的。据Zucker医生所说,大约四分之三对自己性别有困惑的孩子-例如想当公主的男孩和想把裙子丢到垃圾桶的女孩,当他们到青春期时,就不再为自己的性别感到不舒服了。(他们当中很多人成为同性恋或双性恋.) 同时,只要某个孩子或她的家人受到一些病痛的困扰,人们就会很方便地给他们帖上性别困惑的标签。因此,Zucker医生认为针对小孩子,需要采用观察并等候的策略。他甚至建议家长对幻想是公主的六岁孩子说:“你不是女孩,你是男孩。” 由于性别政策高度政治化,在很多人眼里,他成为一个危险,反动的人。他们认为孩子的性别自定应当被尊崇,帮助他们变性的治疗应当越早开始越好。他们把观察并等候的处理方式等同于修复治疗,修复治疗因为无法将同性恋孩子变为异性恋而名誉扫地。随着推迟青春期新药的出现,双方辩论更加激烈。在早期就让孩子服用推迟青春期的药可以帮助他们将来更容易平稳变性。但是给哪些孩子用这种药呢?假设你把他们推向一个他们并不需要走的路,你怎么办?在哪一个时期你认为是时候做一个改变孩子整个生命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将对孩子的身体,社交及情绪产生巨大的影响。 Alice Dreger是生物伦理学家及芝加哥西北大学Feinberg医学校的教授,她自称是一个缺乏耐心的注重证据而非意识形态的倡导者。她坚决支持双性人的权利。但她认为目前的局面偏离太远。 一个原因是社会规范有了戏剧性的改变。现在欢迎多变的孩子是一种时髦。那些鼓励孩子改变性别的家长被视为“伟大而宽容的典范,被社会广为赞赏。” 而那些希望观察,慢一点行动的家长则被视为“不宽容,缺乏爱心,守旧”。Alice Dreger如此说。 如今不愿意慢慢地仔细寻求答案的家长可以很快找到他们要的答案。Ms. Dreger 高度批评那些“草率诊所”,这些诊所很乐意即刻帮助孩子变性。“家长不喜欢不确定,”她说。“他们宁愿有人告诉他们‘ 这是诊断结果,所有事都会好起来’”。青少年也可以很快找到帮助。只要青少年开口,很多医生都乐意帮他们做荷尔蒙治疗。 对于一些人,包括一些青春期的孩子,变性治疗是救命的治疗。但这种治疗法并不简单,也非良性的。它会抑制成熟,阻止生长或放弃生育。最终医学并不能造一个身体使你忘记你天然的性别。“有些孩子需要变性,而对那些不需要的孩子,变性是危险的,” 她说 “总而言之,最好避免长期的荷尔蒙治疗及移除很多体内组织的手术。” 令人不安的是,变性孩子的长期临床后果方面的数据相当罕见。也没有人跟踪记载青春抑制治疗的相关证据。Ms. Dreger说到: “我们对身体做很大的干涉,但令人震惊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BFC (本拿比优先联盟)华人助选团聚会通知,保护孩子,融入社会,影响社会,从这里开始!

好消息,现在我们已有四位学务委员参选, 另外还有两位华人等BFC见面之后最后确认,如果通过,我们将会有六位学务委员参选!!(本拿比学务委员最多可以有七位)感谢这些勇敢站出来的候选人,让我们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他们参选!请家长朋友们预留时间出席.可以带上孩子,从小培养他们的参政议政意识:)有简单茶水,点心。 地点:7728 Edmonds Street (BFC竞选办公室楼下大厅) 时间:10月2号7:00-9:00 pm 议程: 1。刘智达先生介绍BFC(本拿比优先联盟)。 2。候选人(主要是学务委员)自我介绍。市长候选人Daren亦会出席. 3。家长提问。 4。刘智达先生介绍助选相关信息-我们可以做什么来协助BFC整个团队赢得胜利? 下周四(10月2号晚7点)期待您的出席! 保护孩子,融入社会,影响社会,从这里开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本拿比市选小知识(二)投票策略

为维护传统家庭价值及市府施政的透明性,请成为BFC (Burnaby First Coaliation)的义工,请于11月15号投票给BFC (本拿比优先联盟) 加国是三级政府。因此有市选,省选,联邦大选。 市选跟省选,联邦大选的不同之处: 1。省选,联邦大选是按区投的,一个选举区只能投给一位候选人。而市选一个人可以投给多人。例如:本拿比11月15号的市选最多可以选出:一位市长,八位市议员,七位学务委员,即你一个人最多可以投给16人。 2。投票地点市选可以在任意35个投票站投票(一般是学校),而省选,联邦大选是按区指定去某投票站投票。 3。市选的选票是用黑笔把指向候选人的箭头连起来(本来是断开的)。而省选,联邦大选是直接在你想选的人后面打钩。 市选投票策略:市选是团队作战,请投给您支持的政党的所有候选人。 一般来说,每一个政党都有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施政纲领,有的比较自由激进(例如左冀党派多数支持同性婚姻,工会等),有的比较保守(例如右冀党扔多数支持传统家庭,个体生意等)。BFC ( 本拿比优先联盟) 是偏保守的右冀党。 按政党投的好处: 假设BFC 团队有10位候选人参选,他们各自有10位支持者。10位支持者只投给自己认识的那一位候选人,那么每位候选人只能得到他自己的支持者的1票。 但是假设10位候选人发动他们的支持者同时投给党内的其他9人,那么每一位候选人就可以各得10票。(有点绕,但仔细想想就应当明白了。因此一个政党参选人越多,每位候选人所带来的支持者也越多,资源共享,当选的机会就越高)虽然最多您可以投16人,但是假设BFC只有10位候选人参选,那么您只需投给这10人,不用投满16人。 因此,市选投票策略是:按政党来投。市选是团队作战,因此当我们投给团队里的每一位候选人时,才更有可能获胜。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本拿比市选小知识(一)选民资格及登记

投票是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请用您手上的票投给BFC (Burnaby First Coaliation),若BFC团队当选,市府未来三年不增加物业税、增加年青人就业机会,并坚守市政透明化、问责制以及广征民意。学务委员将维护传统家庭价值和教育,协助学校把教育视为重点,不成为政治斗争场所。 选民资格: 一。本拿比居民(需符合以下5项) 1。十八岁以上 2。加国公民 3。选举日前在BC省住满6个月 4。选举日前在本拿比住满30天 5。没有因违法而被剥夺选举资格 二。非本拿比居民(需符合以下8项) 1。十八岁以上 2。加国公民 3。选举日前在BC省住满6个月 4。选举日前30天注册成为本拿比市业主 5。没有资格作为本拿比居民投票 6。在本拿比市有一物业 7。如果该物业有多于一人拥有,则只有其中一人有投票权,并需填写同意书。 8。没有因违法而被剥夺选举资格 注解:居住在温哥华或烈志文年满18岁的公民,同时在本拿比有物业,选举前30天注册了该物业,除了在温哥华或烈志文有投票权外,在本拿比也可以投票。 选民登记: 您可以在这里查看一下有没有登记为选民:http://www.burnaby.ca/Our-City-Hall/Elections/Voter-Information/Are-You-Registered-.html 如果还没有登记,您可以在网上登记:http://www.burnaby.ca/Our-City-Hall/Elections/Voter-Information/Voter-Pre-Registration.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家长们请来支持梁汉华(Heather Leung)女士及BFC (Burnaby First Coaliation)

梁汉华女士将代表「本拿比优先联盟」BFC (Burnaby First Coalition) 参选本拿比学务委员 梁汉华(Heather Leung),三个孩子的母亲, 基督徒。她决定参选是因為:她认為传统的家庭价值和教育是一个社会稳定繁荣的基础,本拿比的公校似乎正与此背道而驰。2011年,她率先发现并带领数百名家长抗议学校局通过有违家长意愿的不当政策。 她和她的团队如果当选,将重新检讨这些政策和作出必要的调整。她呼吁本拿比教育局要反省,為什麼七千多名本拿比学龄儿童的家长放弃公立教育?这代表着每年几千万元来自省府的教育补助金流失,导致教育经费不足。 在孩子教育方面,她坚持父母有主导权,绝不是学委、校长、教师或教师公会。教职员都应该充分尊重《世界人权公约》所赋予父母的这项的权利。任何教育人员必须尊重所有孩子的信仰自由和家庭价值观。她主张维护校园安全,反对任何特殊利益团体利用反欺凌口号推行与教育无关的文化工程。 校局应奖励优质和积极的教师,重视所有学生学业成绩,因材施教,并全力支持数、理、化、经济、语文、写作等基础教育,从而保証学生日后更容易适应大学和全球市场的需要,成为造福社会的人才。 教育应多元化,开放竞争。校局应该善用教育资源,利用目前的空置校舍,或课后开放校舍,让社区团体、补习社或才艺班开设课餘活动,甚至让分散教育和在家教育的小组学习借用。这样资源共享的安排,校局不但有进帐,孩子就近就可以学习各种才艺和活动,享受德、智、体、群、美的完全教育。 请於今年+一月十五日投票给梁汉华(Heather Leung)及「本拿比优先联盟」(Burnaby First Coalition) 所有候选人。 「本拿比优先联盟」市长候选人韩达仁(Daren Hancott)认為现任市府向市民过度徵税,主张冻结税率,未来三年不增加物业税、增加年青人就业机会,并坚守市政透明化、问责制以及广征民意。 本拿比需要改变!打破二十七年陈旧管理理念,请您投票支持Heather和她的团队BFC。他们的当选,将开启学校和市政充满活力的新局面。 捐款请到Burnaby First Coalition.ca 网站. http://bfc.nationbuilder.com/ 支票捐款Burnaby First Coalition 邮寄至PO Box 72138 31-4429 Kingsway Burnaby,BC.V5H 4P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教师工会与学生之战

由于一些家长还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反对教联,这个视频更全面深刻地分析了为什么工会权力(Union Power)严重影响了公共教育的正常运作。视频说的是美国,但加国情况类似。教师工会建立初衷是为教师谋福利,我支持工会这种保护其成员利益的初衷。但我认为目前教联走得太远。简单翻译一下视频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 严重影响公共教育正常运作的原因总结如下: 第一:工会权力(Union Power):教师工会利用工会权力来推进他们的特殊利益,以其成员的工作利益。完全不如他们所宣称的那样为了孩子的利益。工会代表教师谈判,有数不清的条款。教师体系是论资排辈,并不关注学生真正学到了什么。一般来说工龄高的不管他们是否教得好,优先就业,如果开工不足,优秀的年轻老师首先会被裁员,这就是美国公校如何组成的。 第二:政治进程:教师工会在教育系统中拥有最多的人数,他们有四百万会员,是选举当中竞选赞助最多的群体,他们在全美国有政治积极份子,他们用政治打压,阻止或严重削弱重大的教育改革,几十年来改革家试图在美国公共教育系统中实现责任制,但被工会阻拦。他们拒绝用成绩来反应教师工作表现;他们拒绝根据教师表现来定薪水;他们甚至反对辞退坏的老师。因此教师不会因为工作表现差而受到任何惩罚。没有人赔偿损失,没有教师因工作表现差而失去工作。教育系统是责任制的系统,但是当孩子学不到东西的时候,不可以要求教师对此负责。 第三:教师工会极力反对特许学校运动(给家长权力选择学校。)如果学生离开公校,意味着少的就业,所以工会想尽办法让孩子留在非常差劲的公校。经过几十年的争战,只有4%的学生转入特许学校,只有少于1%的私校学生获得政府奖学金。 总之,从下,工会利用集体谈判,从上,通过政治政策阻止教育改革。众所周知,美国非常清楚公校存在严重问题,但是除非美国意识到工会权力过大这个根本问题,美国公校都将无法为孩子提供最有效的教育。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